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传道书1:12-18)


东京国际基督教会 2021年12月22日
(如遇缓冲失败,请改善网络环境后重新加载)

传道书1:12-18
12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13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做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14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15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

16我心里议论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而且我心中多经历智慧和知识的事。17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18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经中有一些经卷是针对智慧的教导,《箴言》、《传道书》是关于智慧的教导,可能大家没想到智慧也是《约伯记》很重要的主题,这三卷书之间有很大的差别,又有很密切的联系。

《箴言》的教导比较正面、传统,又简单、明了,基本符合我们从小到大受过的正面道德教育和人生教育。《箴言》及圣经中很多其他的经文都非常清楚地正面鼓励我们行善,鼓励我们积极地思考、做事(你要好好工作,好好学习等),但是《约伯记》好像给了我们一个反例。圣经中有太多的经文让我们知道义人、跟随神的人会“出也蒙福,入也蒙福”(申28:6),但是约伯却因为他的义而遭受了极大的灾害。

一般情况下,我们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观念,我们遭害都是怨小人、怨坏人——皇上一定是好的,那些奸臣当道才让我们遭灾。《约伯记》中约伯遭灾祸、受苦难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撒但控告他,但是我们(相信圣经的人)相信神绝对和完全的主权。《约伯记》也很清楚地让我们知道,约伯所受的一切最终是从神那里来的,撒但所行所做的完全都在神许可的范围;从某种角度讲,是神让约伯承受了这些灾难。这是古老、传统的智慧难以接受的,以至于我们现在学《约伯记》都会非常强调约伯倒霉的原因是撒但,而忘了约伯受苦难最终是神许可,或者说是在神的计划和旨意之下。

《传道书》与《约伯记》的角度不一样,虽然都是讲智慧,但是《传道书》讲的智慧比较反传统,是更复杂、更深入、更高的智慧。从字面上看,《传道书》与《箴言》似乎很不一样(甚至是矛盾的);但其实不然,《传道书》从另外一个角度让我们知道,圣经所启示的、从神来的公义和智慧远高于我们所想象的“做好人好事,立刻就有好报”的简单范畴,更深入、更复杂,更针对我们所居住的这个世界以及我们所经历的复杂人生。

我们读圣经读多了的话,似乎很容易发现圣经中有所谓前后矛盾的教导,无论旧约、新约好像都有这种情况,有的时候非常明显。这特别让我们知道神的丰富,也让我们知道神所创造的这个世界的丰富。我们不要看到圣经中有一个说法、有一两句经文,就立刻抓住这个说法或者这一两句经文,把它说得太多,然后我们自己也跳得太高;也许你再翻一两页经文,就会看到一个似乎相反的教导来啪啪打我们的脸。所以,读圣经的时候切记不要断章取义,抓到一句好像很合自己心思意念的经文,先不要跳得太高,而要从整本圣经的大框架下去分析、领受,才不会让我们从圣经中得到的教导变作偏颇。

你领受《箴言》教导的时候,绝对不可以脱离《传道书》的教导,反之亦然。你读旧约的时候,绝对不要忘了新约;你读新约的时候,也绝对不要忘记了旧约。你读《路加福音》、《马太福音》时,不要忘记《约翰福音》,也不要忘记保罗书信。整本圣经的几十个作者是一位神启示的,我们一定要从整体性的角度读神所赐的每一句经文,才能真正领受神藉着圣经给我们的教导,也让我们知道神的启示何等长阔高深。

接下来,我们具体看一下今天的7节经文。

1:12 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

“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让我们看到《传道书》一个很大的特点。“我传道者”、“我专心用智慧”(传 1:13)、 “我见日光之下” (传 1:14)、“我心里议论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我以前……,而且我心中……” (传 1:16)、“我又专心查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传 1:17),我们不看原文,只看汉语翻译,就可以注意到这里有非常多的“我”——7节经文中有8个“我”;而比较熟读圣经的弟兄姐妹应该有一个印象,圣经中“我”比较少。中国人、美国人说“我”特别多,发的电子邮件里经常有一堆“我”;日本人说话、做事中“我”用得很少,只有非常初级学日语的人会说:“私は学生です”(一听就是初学日语的),因为日本人说类似的话时几乎都把“私は”省略了,只会说“学生です”,普遍把“我”字省略了。圣经中“我”不是那么多,但是《传道书》(尤其是今天的经文)有一个特点,第一人称 “我”多次地出现。

《传道书》的作者,传统上认为是所罗门。现在有很多的圣经研究者在那个圈子里普遍认为作者可能不是所罗门,而是一个更后期的人物。我们在这里不做争论,因为即便不认为所罗门是作者的人也同意,不管相不相信作者是所罗门,我们都要透过所罗门来读《传道书》的经文,因为文章内容的前提就是要求你透过所罗门的视角去读经文。

所罗门有什么样的特点?所罗门是大卫的儿子、以色列的国王,这不出奇,因为大卫的儿子太多了,那个时候多妻制,大卫生了一堆的儿子;而且我们以前跟弟兄姐妹说过,圣经中没有孙子,都是儿子,孙子也称为儿子(到主耶稣基督已经隔了很多辈,也被称作大卫的儿子),大卫的后代就叫作大卫的儿子;到新约时代,从大卫一系传下来,肉体上有资格称自己是大卫儿子的人非常多,而做过以色列王的人其实也很多。但是所罗门有一个极大的特点或优点是有智慧,而且所罗门的智慧是向神求的,是神赐给他的智慧,不像亚当夏娃是偷吃果子偷来的人的智慧(违反神的教导)。

1:13 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做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

智慧是《传道书》很重要的主题,我们可以认为《传道书》中的智慧就是《箴言》中的智慧,是真正的智慧,是神的智慧。《箴言》有太多称赞、高举神智慧的教导,其中第8章还把智慧人格化了;我们看那些教导就好像在启示弥赛亚一样,新约告诉我们主耶稣基督就是神的智慧。智慧出自于神,毋庸置疑极其美好,甚至保罗像《箴言》的作者一样把智慧人格化了,直接等同于主耶稣基督。

《箴言》1章1-7节:“以色列王大卫儿子所罗门的箴言:要使人晓得智慧和训诲,分辨通达的言语,使人处事领受智慧、仁义、公平、正直的训诲,使愚人灵明,使少年人有知识和谋略,使智慧人听见,增长学问,使聪明人得着智谋,使人明白箴言和譬喻,懂得智慧人的言辞和谜语。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我们很清楚地看到《箴言》非常高举智慧,而这是非常正确的,因为智慧何等重要。

《传道书》和《箴言》在犹太人用的圣经中完全连在一起。犹太人用的圣经都是用牛皮纸做的卷轴,几个卷轴就把旧约圣经都包括了,像“摩西五经”放在一个卷轴里,先知书放在一个卷轴里,这些智慧文学(Writings)也放在一个卷轴里,《传道书》与《箴言》就是连在一起的。《箴言》非常高举智慧,但一到《传道书》,笔风就变了。13节:“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做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智慧?我觉得这里由于汉语翻译的问题,让我们容易偏曲原来的意思。

汉语传统上有很多两个字的词汇,翻译者为了简练,很自然地就用两个字的词汇翻译圣经,像圣经中有很多“我举目”,举目在汉语中很早就是个词;而这里的“专心”在汉语里也是一个词汇。大家一提专心,好像是很认真的意思,比如这个学生是好学生,老师都喜欢他,他学习很专心;但是原文在这里很强调动作。像圣经中那些“举目”,原文都很啰嗦地说那个人(比如亚伯拉罕)把眼睛抬起来,与亚伯拉罕举目给我们的印象很不一样;原文很强调动作——把他的眼睛抬起来,汉语翻译把这个味道翻没了。这里的“专心”在汉语的语境中变成了认真的意思,但原文强调把他的心集中在这里的动作。“我把我的心用智慧去寻求查考天下所做的一切事”,特别强调他用他的心藉着智慧去寻求的动作,他做了一个思考者、智慧者去探求的举动;换句话说,他做的事情很像一个思想家、哲学家或者研究者做新的工作,他用他的心(把他的心)藉着智慧去寻求、寻找。

关于“寻求”,我们有做研究工作的,研究即research,它的词根和重要的词干就是search(寻找);所谓研究就是寻找一堆data(数据),放在一起,比较、综合、分析、归纳。我们做过研究者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专业的工作,是要用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体力、心力),用心、用脑去做的事情。所罗门(传道者)就在专心地做研究工作,他思考天下一切的事情,思考世界的本质,也在思考人的生命的意义——这是《传道书》的一个主题,也是传道者或者所罗门在专心(用他的心)去做的事情;而且他是一个信靠神的人,他做的过程也用了神赐给他的智慧。

他去查考天下一切的事得出什么样的结果呢?“乃知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这里翻译的时候有双重含义,一个可能是指汉语字面的意思,神让世界上的人所经历的都是极重的劳苦,“极重的”原文其实是邪恶,如果说神让世人经历的是极重的、邪恶的事情,那这句话就很反经叛道了——一个属神的人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另外一层含义可能是指:我去寻求天下一切的事,是神让我做的邪恶的事。但是不管说他寻求的本身,还是人在天下所做的一切事,如今在他这个信靠神的智慧人眼中,都觉得是恶的,或者用比较委婉的说法,是极重的劳苦——这好像就是离经叛道的教导。

以前天主教在各地都有所谓的宗教裁判所,负责判断你有什么教导或言论是不是异端。现在我们新教没有宗教裁判所,但是很多弟兄姐妹是兼职的业余宗教裁判所,他很注意听别的弟兄姐妹口中所出的话语,经常会听出一两句,马上就跳出来说“你这句话不属灵”、“你这句话属世”、“你这么想太属世了”;包括我自己,我从读神学院开始到现在做传道人已经七年了,也读过很多遍圣经,但是我有时候说话都可能被人抓到“你这句话说得不属灵”。

其实我们读圣经的时候会发现圣经中似乎有太多不属灵的话,有好多话能把我们吓一跳,有好多话如果从弟兄姐妹的口中说出来,而我们不知道那是圣经原文的话,恨不得跳出来把这个弟兄姐妹赶出教会。今天这句经文就好像很不属灵,虽然这是神感动作者写出的神的话语,但是我们这些有一点圣经知识的人会觉得这好像很不属灵——神让你用智慧去寻求怎么变邪恶了?神让世人经历、让世人做的怎么是邪恶的?我们现在不着急给答案,愿主带领弟兄姐妹,我们一起学习《传道书》慢慢地去领会。我相信当初之所以这么写也是通过一个文学性的手法提起读者注意力。

1:14 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上次我们跟弟兄姐妹反复解释过“虚空”这个词的含义,因为这是《传道书》里一个很重要的词汇。“虚空”的本意是水汽、蒸汽,你早上去看一个湖的话,会看到似乎有雾气飘出来,这种雾气引申出一个含义,它是虚空的,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如果一股风吹过来就吹没了。但是“虚空”在《传道书》里还有一个特别的含义是虚幻、不可知、没办法了解,因为这个世界的本质或者传道者考究的所有事情脱离了人的理性认识能力,让我们没办法知道、没办法理解,是一种虚幻,就对应于后面这个词“捕风”。

我们汉语里有一个成语叫作“捕风捉影”。捉影就是我们站在地上,一回头看会发现自己有一个影子,但如果你想去抓这个影子的话,抓得到吗?抓不到。因为你一动,你的影子就动,就像一个猫追着自己的尾巴似的满地转,最后把你累趴下,所以你抓不住自己的影子。那什么叫捕风呢?风在刮的时候,虽然你看不见风,但是你能感觉到风,能很清楚地知道风是存在的。那你可不可以把风抓住呢?你抓不住。所以有这个成语叫作“捕风捉影”,就是抓不到的意思。

这里“捕风”对应“虚空”,又对应于传道者用智慧去寻求查考天下所做的一切事。这天下所做的这一切事,我们知道它们存在,我们自己在做,也看到别人在做,但是真心去查考、思索,用智慧寻求的时候,发现最后变成捕风。你想知而去查考,结果查考不到、无法知道,这也是“虚空”原文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捕风”抓不到的意思,不可知。

我们可能有弟兄姐妹读过神学,了解一些哲学,知道有一种派别叫作“不可知论”, 它既可以是哲学,从某种角度讲也可以是神学。如果它是神学的话,不可知论是一种异端。好,现在抓到一名“异端”——大卫的儿子所罗门,他在圣经中宣扬不可知论。他说神让世人经历的是恶的,神让人寻求探索世上的事情也是恶的,又说人没办法知道,是不可知的。这些都是惊世骇俗的言论,是从一个信主的智慧人口中出来的话,却与《箴言》对于智慧的教导完全不一样。“要使人晓得智慧和训诲,分辨通达的言语,使人处事领受智慧、仁义、公平、正直的训诲,使愚人灵明,使少年人有知识和谋略”(箴1:2-4),这些教导跟我们这里看到的似乎相反。《箴言》的教导让我们知道人可以有知识和谋略,可以有智慧和仁义,可以领受训诲,增长学问,可以“得着智谋”,“明白箴言和比喻,懂得智慧人的言辞和谜语”(箴1:5-6)。而所罗门作为以色列的国王、神的受膏者,怎么变成了一个不可知论者呢?

1:15 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

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这个世界充满弯曲,“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所有受造物都有缺少。弟兄姐妹马上会想到施洗约翰为主耶稣基督预备道路,要做的就是把弯曲的变直,那怎么说弯曲的不能变直呢?这里其实就暗示了这个世界的弯曲、悖逆和缺乏,而且不可改变——这是一个极悲观的想法,跟圣经整体正面、积极的教导相反。我们知道这一切到新天新地里都会被更新,但这里似乎看不到,而是完全负面、悲观的态度。

1:16 我心里议论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而且我心中多经历智慧和知识的事。17 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18 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16节:“我心里议论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而且我心中多经历智慧和知识的事。”所罗门有钱、有势、有地位,也特别有知识和智慧——周边的国王不远千里来寻求,听他讲智慧的话语。他是一个经历者,不是一个无知的人,不是小孩子;他是一个智者,又是一个信靠神、从神领受智慧的人。他说:“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传1:17),他把智慧、狂妄和愚昧算作一体了。

《箴言》有一个很大的主题是对比智慧和愚昧,大家读《箴言》的时候心里要有一条主线:假设你是一个小伙子要找女朋友做未来的妻,现在村里有两个姑娘,一个姑娘叫智慧,一个姑娘叫愚昧,《箴言》告诉我们智慧的妇人是什么样子、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也告诉我们愚昧的女士能给我们带来什么,那智慧和愚昧两位女士,你要选择哪一个?简单来说,《箴言》是给你介绍女朋友,介绍了一位智慧女士、一位愚昧女士,告诉你她们各有什么样的特点,其核心是让你知道要选择智慧女士,不要选择愚昧女士。所以《箴言》的主题是对比智慧和愚昧,而智慧和愚昧是两极、反义的,你要选择智慧,抛弃愚昧。

而《传道书》说:“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他想去查明什么是智慧,什么是愚昧,结果查不明。换句话说,他发现智慧和愚昧好像没有区别,因为他区别智慧和愚昧的努力,最后被证明是捕风捉影、空虚、不可知。他给出了原因,“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传1:18)。

弟兄姐妹,这又跟《箴言》“打脸”了。我们在《箴言》里看了很多有关智慧和愚昧的教导,知道了智慧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好处;结果《传道书》告诉我们智慧和愚昧似乎没有区别,“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传1:18)——你傻傻地活着可能会更好。

这7节经文,12节等于是自我介绍,13-18节统统都是“离经叛道”,为什么?答案我们不会都给出来,因为还要学一段时间《传道书》,慢慢都会知道;但是《传道书》有一个关键词“日光之下”非常值得我们注意。第14节“日光之下”,第13节“天下”,很明显“天下”和“日光之下”指同一个事情,只不过是一种希伯来修辞手法,用不同的词藻表明同一件事情,所以“天下”翻译成“天空之下”更容易理解。“天空之下”和“日光之下”是一个词,都是指《传道书》里反复出现的“日光之下”的意思。

我们上次跟大家强调过,“日光之下”在《传道书》里特别指,当《创世记》第3章人犯罪了、地(神的创造)因人的罪而被咒诅之后,活在咒诅和罪恶之下的世界,这个世界的王是魔鬼。《传道书》的经文教导我们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所以说世界是弯曲和悖逆的。

为什么传道者在这里的观察似乎跟圣经其他的教导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因为这里的前提就是“日光之下”。即便我们是智慧人、敬畏耶和华的人、属神的子民去观察这个世界,也不难得出与传道者所罗门完全一样的结论,因为世界就是这样。日语有一句话叫作“甘くない”、“世の中甘くない”,这个世界不是甜蜜的,人所经历的难道不是邪恶的、不是劳苦的吗?我们今天在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不都对应了亚当犯罪之后神给他的审判吗?“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3:17-19)这是《创世记》第3章人犯罪之后神对亚当的审判,在这个审判中,亚当受了犯罪而得的咒诅,而整个地、创造物也因为人的罪而受了咒诅。人所经历的其实都是亚当所经历、所做的,难道不就是这些劳苦吗?

弟兄姐妹,在现代社会中,人所经历的是极重的劳苦,可能会给我们更深的印象,甚至胜过古代的人。古代人做事情很清楚目的是什么,比如你是农民种地,知道种小麦会长小麦,种大麦会长大麦。但是现代社会甚至让我们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在经历劳苦。卓别林演过《现代世界》,你在生产线上的任务可能就是拧几个汽车螺丝。以前做车的人可以很高兴地说,我的任务是做车;现在你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拧螺丝。我们很多人就变得不像一个人,而像生产线上的一个机器一样,所经历的除了劳苦就是劳苦。然后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智慧和愚昧的结果都是一。

这里又有一个前提,死是因为罪来到世界。死亡是《传道书》一个极其重要的主题,因为日光之下、天空之下的世界结局是死亡,“因为世人遭遇的,兽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样;这个怎样死,那个也怎样死,气息都是一样。人不能强于兽,都是虚空。都归一处,都是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传3:19-20)

弟兄姐妹,在死亡的前提下,你说人比猪强到哪里?猪被人杀了、吃了,然后掉入茅厕;人死了,被烧成骨灰埋到地里,最后归于尘土——我们跟兽在死亡的前提下结局完全一样。智慧人和愚昧人的区别能够大过人和猪的区别吗?人和猪在死亡面前都平等的话,智慧和愚昧又有什么区别?而且“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就加增忧伤”。

我们还回到猪的例子,我觉得猪很幸福的一件事就是猪没有智慧和知识。如果猪有智慧、有知识的话,猪的一生该多悲惨。如果猪生下来有智慧、有知识,它就知道自己的结局——现在人一个劲地给我喂好吃的,就是为了过年一刀把我杀了吃掉。猪不知道这些,所以它在吃的时候还有单纯的吃喝快乐;如果猪有智慧,只会给它带来更多的愁烦、忧伤,因为注定的结局是死亡。

在死亡的前提之下,人世间的智慧与狂妄、愚昧的区别,甚至人和兽的区别,我们所精练的这些区别(即便你是做国家主席,我是做掏大粪的),最后都变成虚空,都是捕风。这就是传道者在这里给我们的教导,让我们知道世界如何缺少、没有意义。这里觉得好像很悲观,其实《传道书》后面又让我们很积极地进入世界,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享受世界。这跟佛教、印度教那些完全出世、离世、厌世的教导不一样,因为传道者有从神来的智慧,他告诉我们,靠人的理性去探索、研究这个世界最终的结局全是虚空,全是捕风;但是作为一个有神的人、有从天上来的智慧的人,即便在这个虚空的世界,我们一样可以有积极的生活,有真正的喜乐。传道者有对世界结局很悲观的认识,但是又可以喜乐地享受这个过程。

《传道书》的内容其实非常深刻,希望能够给我们这些自认为有智慧、有知识的人带来更多的帮助。因为人有智慧、有知识,在这个世界就多有愁烦、加增忧伤,但是如果我们知道天空之上的事情,知道那位真神,他会让我们在弯曲悖逆的世代见到真正的光明。

祷告

亲爱的阿爸天父,在你那里才有真正的智慧。主啊,感恩!你在圣经中就是这么诚实地把这个世界的可悲、虚空和欲望教导给我们。你让我们知道,我们对这个世界没有终极的盼望,但是你也让我们知道,你差派、差遣我们在这个世界,管理世界,成为你光明的见证,也享受你所创造的万物。主啊,这是何等宝贵的教导,愿你这些话语能够活在我们的心中,也带领我们行出你宝贵的道,遵守你的命令,在这个世界为你作见证。祈祷、感恩是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相关链接:
《传道书》查经

怜恤YouTube频道同步更新,欢迎海外订户前往收听

类似文章